初恋故事 结局 作者: 12 九月 2007 时间: 20:40 and have 没有评论

================================== Feb 25, 2005 大结局 最后的一周,大家反而话都少了,只会抓紧喝酒,甚至一天两醉。大家都在努力的想抓住最后的这100多小时,把所有的离别惆怅全部在56度的红星中喝光。。。。 我和胖子、大傻上女生宿舍去帮着冯文搬电脑到校门口的铁路托运代办处,意外的碰见了程璐和一个男孩子在女生楼下说话。那个男生高高瘦瘦,衣着得体,夹着一个手包,看着很斯文。我把脸别到一边去,假装没有看见。上楼之后,冯文悄悄咪咪的给我说“百恼,那个男孩子就是程璐的男朋友,广东省局的那个!”我说“关我什么事?”胖子吼冯文“闭嘴!乱说什么?”冯文吓得不敢说话。 从校门口回来后,程璐在我们宿舍楼门口把我叫住了“你过来!”我走过去嘿嘿笑“什么事啊?”她看了看我,用典型的“冰山”语气说“我和王欣德他们10多个广东老乡一起走”我吃了一惊“你不坐飞机?”她没说话。我打个哈哈“嘿嘿,你男朋友不是来接你了么?”她瞪我一眼“你还是那个老样子!我不会和他一起走,他晚上就飞回广州去了。。。我问你,你来不来送我?”我马上说“肯定要来啊!再怎么说也得要送德仔啊。。。”她气呼呼的斜我一眼,走了。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了,大多数同学都是订的7月5号的票。胖子家中有事要早点回北京,于是我这个曾经的团支书就代替了他,决定送完所有人才走。我就订了7月6号的票,打算全部送完以后,第二天让大傻和李云峰这两个西安本地的同学送我走。 7月5号,几乎所有毕业生都是一大早就拎着行李赶到了火车站。都拿着最早上火车的同学的车票买一大把站台票出来,然后全部进站。大家就一整天都呆在里面不出站,从这个站台跑到那个站台,挨个送。从早上8点过一直送到最后晚上12点过。越送人越少,最后只剩下几个第二天走扫尾的。当时壮观的场面相信所有在90年代上过大学的人都经历过,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是令人忍不住掉泪。几乎绝大部分毕业生都是在7月5号这一天上火车走的。月台上人潮汹涌,各个高校的人都有。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合唱《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也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同学,不管是不是本校的,抱着头就是一通狠哭。而且男生往往哭得比女生还厉害。 那天西安的天气很热,不断有中暑或者是哭晕了的女生被人从靠近火车的人多的地方往后面架。而且所有人都疲于奔命,这个站台刚送完了,那个站台又只剩10几分钟就要发车了。于是又拎着行李呼啦啦从地下通道跑过去。到中午的时候,大家都累得坐在地上喘气。而且几乎所有人的眼泪在上午就已经哭干了,到了中午的时候几乎全部眼通红。后来大傻看看实在不行,就返身出站,打个车跑回他家西安市局去,找他妈妈高阿姨拿了两个测试号手机过来。让李云峰拿一个,他自己拿一个。两个人就在站台上手机联络,担当调度。 胖子是上午最先走的,守哥也是坐这个车(他要在北京换票回吉林)。冯文一直紧紧地抓着胖子的手,死活不松开。胖子大声对她说“相信我!等我爸在部里没事了(他老汉儿当时在部里面出了点问题,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急着赶回去),我绝对把你接到北京来!”冯文哭成了泪人。胖子突然在自己手臂上狠咬一口,血立马喷出来,肉都要掉起了。他大声说“他妈的老子是爷们儿!如果我食言,这口就算是我帮你咬的!”冯文马上使劲把他伤口紧紧攥住,撕心裂肺的喊“你傻呀!”然后哇哇大哭。。。。 守哥还算是好的,他和英姬一起回延吉,不过还是抱住我们哭得直不起腰。还拎了瓶红星出来马上就要一人喝干,说是帮老史打架他挨的处分比我和大傻轻,他对不起朋友。我们没法,只好赶忙陪着他一起甩了。喝完老子就已经二昏二昏的了,在站台上站都站不稳。借着酒劲拿出早就准备好的2条金白沙,给他和胖子一人两包,然后准备剩下的挨个发。 阿兹猫是快中午的时候走的,和梁泉两个人在站台上抱着长吻了10多分钟。火车开动了的时候,梁泉一直拉着阿兹猫的手不放,跟着火车追。当时站台上挤满了人,我和大傻吓坏了,怕出事,赶忙对阿兹猫大喊“我操你丫快放手!”然后使劲把梁泉拖了下来。阿兹猫在慢慢远去的火车上大喊“兄弟们一定要把梁泉安全送回学校啊!”我们大声说“放心没问题!”回头一看,我日!梁泉已经晕倒在地上了。赶忙手忙脚乱的掐她人中后才醒了过来。 下午走的人最多,送完以后我们就只剩7、8个人了,全部已经累得坐在站台上起不来。张俊是下午4点过走的,她们班的女生都在另外一个站台送人,先就和他告别了(那边走的人多,而且和他回兰州的车是同时开的,没办法了)。等我和大傻、李云峰冲过去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在站台上张望,看见我们,大喊一声“我操就等你们了!”然后就开始大哭。我们3个也抱住他一起哭。但是都是干嚎,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张俊带着哭腔突然说了句很搞笑的话“妈咱们学校的女生太没眼光了,哥们儿。。。哥们儿这么帅的竟然4年都没谈上朋友!”我们一愣,然后大笑,一人给他一拳。火车开了的时候,我们抓着他的手,跟着慢慢往前走,他突然对我说了句“你丫一定要去送冰山啊,不然你他妈太不是东西了!”我使劲点点头,说“放心!我一定去!” 到晚上11点过,只剩下我和大傻、李云峰和德仔。德仔站起来说“走啦,时间到啦!”到广州的那趟车是最迟的。我们4个人走到那个站台,先抱住德仔干嚎了几声,然后我就四处找程璐。周围都是一大帮子广东同学喊着鸟语,听的老子发昏。我正在左看右看的时候,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找什么找?我在这儿!”就和3年前那个西安初夏晚上,我向她表白前四处乱找时背后响起的声音一模一样。 我转头,看着程璐。她把我拉到站台柱子后面人少的地方,看着我,轻轻的笑了一下“我故意没有坐飞机,好让你送我。你。。。你还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也笑笑“怎么会?我说过的话从来都算话的!”
沉默了一会儿,相对无语。
她突然说“是不是真的?”
我茫然“什么?”
“是不是你说过的话从来都算话?”
“当然!。。。我什么时候没做到?”
她直直地看着我“你说过你都会听我的!”
“是,我是说过。。。” 她顿了一下,说“那你告诉我。。。我不问你那10多天到底干嘛去了,我只问你。。。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你到底有没有背叛过我?”
我斩钉截铁的说“没有!”
她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幽幽地说“我也没有背叛过你。。。我连手都没有让周杰牵过。。。”
我无语。看着她,努力压制住汹涌澎湃的心情,过了好一会儿,故作平静地说“你都有男朋友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啊”勉强笑了笑“希望你以后。。。在广州,能够过得幸福。。。” 她抬头看着我,眼睛里面包着泪花,轻轻地说“我曾经深深地爱过一个男孩,他不顾一切的冲上女生楼来找我。。。他在新疆冷得冻僵了都还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他背着我一步一步爬上了华山。。。他冒着瓢泼大雨背着我去医院。。。我扇过他无数次耳光,但是他从来不会生气。。。” 我的泪水已经流了出来,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把程璐紧紧抱住。我们就这样在站台上沉默的抱了半个多小时,谁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心中都有千言万语,但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开车的时间终于到了。大傻走到我们旁边,轻轻拍拍我“该上车了” 程璐上车之后,我对着德仔大声喊“在路上照顾好程璐!”德仔使劲点点头,说“没问题!哥们儿放心啦!”火车慢慢的开动了,程璐趴在窗户上,直直的望着我。是空调车,打不开窗户,没办法说话。我站在下面,也直直的望着她,脑子里慢慢闪过那永远难忘的一幕幕: 她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把三张早操卡扔到我面前的桌子上 “希望你以后不要乱给我取外号,我有名字。我叫程璐!”
在宿舍楼门洞里,她坏笑着对我说“。。。你知不知道是谁给李书记推荐你的?”
在财院校园里,我心里面默念1–2–3。。。心一横,上!一下子把她的手使劲抓住。
我们紧紧抱着,初吻过后,我说“你咬我舌头了”,她说“你吞我口水了”,然后相视大笑。
她说“我是天鹅,我会跳《天鹅湖》,你会吗?”我跳到马路牙子上,大吼一声“我是猪!”,她在后面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在夜幕下的关中平原上一列飞驰的列车上,我把厕所的窗户使劲拉开,对着外面大吼“我–很–满–意!我–爱–程–璐!”
她瞪着于颖蕾,一字一句地说“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不过我要告诉你,白恼就是我男朋友,谁也抢不走!”
飘雪的冬天,她每天晚上9点钟都会给我端一杯滚烫的热牛奶到教研室来,大声说“猪,赶快喝完!”
她在交大忍住手上的伤口疼痛,轻轻地对我说“我想这个演讲会对你很重要。。。。”
寒冷的冬夜,在财院的一颗大梧桐树上,我刻上了我们的名字。她拿着小刀又画了一个心形,把我们俩的名字圈了起来。
。。。。。。 我站在站台上,已经泪流满面。说不出话,也迈不动步。火车已经在我的视线里渐渐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
第二天中午,大傻和李云峰把我送上了回成都的火车。又是一通狠哭。火车开动后,大傻带着哭腔对我大喊“哥们儿,别忘了咱们在西安的这四年!最美好的四年!”我哭着向他们俩使劲挥手,直到他们变成两个小黑点。。。 四年青春,就这样在欢歌和泪水中结束了。每个人都各奔东西,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拼搏奋斗之旅。大学的确是每个人的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们经历了欢乐、痛苦、甜蜜、忧伤,直至最后分离。每个人都努力过,每个人都沉醉过。只要经历过这段青春的岁月,就永远不会忘记。毕竟每个人只能年青一次,至少,在我们已经不再年青的时候,我们不会后悔曾经度过了一段人生中最美的时光! (正文完,后记见下面) Feb 25, 2005 ? =========================
《初恋故事完整版》后记
=========================
一.最敬爱的老师(裴源玉) 裴老师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在我们毕业几个月后,她被检查出来得了非常严重的妇科病,先在西医大住了半年,没有什么起色。后来又转到西安的四军医大,搞了好几个月,也没有改善。他老公嫌国内医疗条件太差,毛了。一下子就直接把公司别墅什么都全部低价卖了,和她一起回米国了。我想这可能也是裴老师当初愿意回国嫁给他的原因之一,是看中了他这个人。毕竟一个男人能够为了老婆就决定抛弃自己的一切事业,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现在回想起我毕业以来的工作经历和现在玩的玩意儿,只敢勉勉强强说还算对得起裴老师的栽培,非常惭愧!据大傻说裴老师去了米国后就治好了病,还在一所大学任教。但是后来我通过很多方式查询,通过Google查过N次她的中文名字“裴源玉”和英文名字“Sylvia Pei”,甚至在北京PwCC的时候还找过米国同事圣诞假期回国帮我在报上登过寻人启事,但是都没有任何线索。现在只能希望我最尊敬的好老师在米国过的一切顺利。
二.大学同学 胖子(袁向明)
胖子毕业分回北京后,因为他老汉儿在部里面出了点问题,所以她妈妈只能让他低调一点。就放到北京郊区密云的一个区“本系统”去锻炼了1年多。我回成都后,和他通过几次电话,据他说苦不堪言“妈完全鸟不生蛋!”。而且她妈妈也不接受冯文,不愿意他找一个外地的媳妇。冯文知道胖子在郊区乡下过得恼火的很,竟然不顾父母反对,从乌鲁木齐市局辞职,跑到北京乡下去陪胖子。后来胖子的妈妈也被冯文感动,接受了她。之后8久胖子的老汉儿“东山再起”,就把他调回了北京总局,把冯文也通过关系弄到了北京总局。过了不久两个人就结了婚。现在胖子在移X总公司,据说行政级别已经是副局级,成功跨入“外围太子党”,算是熬出来了。(补充一下,《让青春继续》写完的时候,得到消息说是胖子好像已经调到了本系统部里面,没有在移X总公司了,而且说是好像很快又会有新的任命。总之祝贺班长步步高升!呵呵) 大傻(何枫)
我大学时最好的哥们儿,毕业后完全按照他妈妈高阿姨给他设定的道路,丝毫不差。留在西安市局工作,毕业不久就和西安旅游局的那个温柔mm结了婚。我2002年和他联系的时候,给我说是儿子已经2岁了。他现在好像在陕西省移X,应该还是混的不错,火爆脾气多半也磨的差不多了:-)。我毕业后很多次路过西安,但是阴差阳错的竟然没有和他见上一次面,实在太遗憾了! 守哥(金守男)
守哥回延吉后,在延吉市局工作。但是很不幸的是竟然和英姬分手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补充一下,朴英姬的名字也有可能是朴银姬,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不过也没所谓,他们的汉语名字好像本来就是音译过来的)。后来大傻给我说英姬好像嫁到韩国去了。守哥后来谈了N个女朋友,但是现在好像还是和我一样,光棍一个。他大概在2002年左右调到了网X吉林省公司,现在可能多半还是在那里。 阿兹猫(郑稚晖)
阿兹猫回武汉后高矮不去他老汉儿给他安排的湖北省局上班,说他准备要切MIT。他老汉儿骂他神经病。没想到半年后阿兹猫果真拿到了MIT的offer。他老汉儿大吃一惊,然后转怒为喜,赶忙就欢天喜地的送他去了米国。后来梁泉毕业后也跟着去了米国,才子佳人大洋彼岸来相会:-)。 德仔(王欣德)
黄贩子分回广东后,他家人想了办法,没有去顺德市局,而是直接分到了珠海市局。2002年在深圳他和李云峰请我吃饭,当时都已经结婚了,而且老婆已经怀起了,只是不知道后来生的是男是女。2002年见他的时候他在移X珠海公司,后来听说好像调动了一次,可能调到广东省公司或者是深圳公司,没有太确切的消息。 张俊
张俊后来在“本系统”混得不是很好,可能和他性格也有关系,太宽厚了。他毕业分到兰州市局。后来在“本系统”改局为公司的时候,大概是被小人算计,他呆不下去,就直接走人了。后来据大傻说他家里人出钱,在兰州开了个舞蹈培训公司一类的玩意儿。再怎么说也是BOSS了。而且他本来就是艺体生,玩这些简直是如鱼得水。据说还搞得相当不错,尤其受空虚少妇欢迎(可以把大学时的遗憾成倍补上了:-))。 李云峰
李云峰分到“本系统”的一个下属倒买倒卖公司的西北分公司。他本来就是学营销的,还算是专业非常对口。他也可能是我们一伙人里面混得最有钱的了。毕业刚去单位报到,就被派到广州办事处。几年之后就把广州办事处搞成了他自己的公司一样,疯狂捞钱。在西安给他妈老汉儿买了别墅,在广州也买了N处房产。2002年我在深圳见他时,他娃竟然带了个小蜜来!老子不悦,他就赶忙支走了。 韩晓琳
韩晓琳毕业分回了重庆市局。一切如意,波澜不惊,找了个比他大将近10岁的开建筑设计所的重建博士结婚。现在她孩子应该可能有2、3岁了吧。她现在都还一直在移X重庆公司。 三.西安交大的朋友 老颜和夏蓉
老颜考上了外经贸大学国际金融的研究生,夏蓉毕业通过他老汉儿的关系进了太子党的家族企业中信实业银行总行。两个人都去了北京,然后在老颜上研究生的4年中(读的双科硕士),两个银又开始像在西安交大一样的关系轮回,又若即若离,跌跌撞撞的在北京过了4年。老颜竟然一直都没有对夏蓉说出来过“我爱你!”他只要和夏蓉一单独相处,就会不知道说什么好。夏蓉其实一直都在等他那句话,但是竟然一直都没有等到。她是千金小姐,自己绝对拉不下面子主动去给老颜说。于是两个人就只能耗,直到把两个人的青春都耗的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耗下去。。。。 2002年老颜毕业,拿到摩根大通的offer,去了米国。那时候我也在PwCC北京,和夏蓉一起到首都机场去送他。他们两个人足足对望了半个小时,然后互扇一耳光,老颜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安检口,夏蓉拖起我就往候机楼外走。真正是孽缘!
后来夏蓉调到了香港中信,就一直在香港了,最后好像和一个香港本地人结了婚。老颜一直在米国,最近一次和我联系是去年在MSN上,至今仍然单身。 刘旭
刘旭毕业去了广东TCL。半年后一次到深圳出差,在大小梅沙附近的高速路上不幸遭遇车祸去世,全车好几个人全部洗白。后来据说TCL好像赔了他父母20多万(本来就是出差,车也是TCL的公车)。幸好他不是家中独子,否则不知道他父母该如何去面对下半生。(谨以此文,同时也献给已经不在人世的刘旭,祝你在另外一个世界照样活的开开心心!) 于颖蕾
于颖蕾回大连几个月以后,就办好手续去了英国。刚开始是在伦敦,具体是哪个大学不清楚,学的好像是英国文学。而且因为她在英国转了好几次校,后来老颜和夏蓉也和她失去联系了。据说她后来再也没有回中国来过。希望这个漂亮直率的大连姑娘现在也一切顺利,生活幸福。
四.我和程璐 我毕业回了成都后,没有任何悬念的到成都市局上班了。混混僵僵的呆了一年,什么都没有学到,什么也没长进。甚至他妈工资都是一年没有变,每个月402大元行政工资,一分也8会多给。“本系统”收入好主要是靠发奖金,而国营单位的大中专毕业生都是一年以后才转正,所以在这一年之内我们拿不到任何奖金,每个月就这402大元。而旁边年龄比老子小的技校生工人都有好几大K(早参加工作),你说老子气不气?他妈的老子气大了!而且最郁闷的是安排老子各个部门到处锻炼,稳定不下来,竟然连固定的电脑都没有。我日! 程璐回了广州后,他妈妈秦阿姨先把她放在广州市局的移X分局,让她锻炼锻炼。我偶尔会用单位的电话和她聊一下。她每次都会滔滔不绝的给我说一大通,我基本是无话。她工作还算是顺利,本身能力也强,而且这种系统内高官子女一般都有N个人罩着(他老汉儿在系统分家后好像做过广东移X的副总,但是不确定)。但是每次我小心翼翼的问到她感情,她语气就会变得很郁闷。毕业后,她和那个“年青有为”的研究生交往了没几个月就分手了。据说是受不了她的“冰山”脾气。然后秦阿姨以及秦阿姨的同事朋友等众多机关办公室阿姨就疯狂地给她介绍朋友,每个都是谈不了多久就没下文了。甚至有一个娃被她扇过耳光后跑到办公室去躲着哭:-) 她有一次在电话里幽幽的说“猪,再也没人能像你一样。。。能让我随便扇耳光了。。。”我听了心里猛的痛了一下,但还是马上装出笑脸“哈哈你没事扇人家耳光干嘛?扇着好玩啊?”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不说话。 一年以后,真的被裴老师说中了,我终于忍受不了这个狗屁“本系统”,辞职走人!妈老汉儿知道已成定局后,差点气晕,但还是不让我离开成都。我没办法,于是就从99年10月份开始到2000年春节,和家里面耗了差不多半年。也不回家住,就赖在“本系统”的单身宿舍里面,天天和一些单位上的朋友抽烟喝酒混日子,自暴自弃。程璐知道了后,给我打过好多电话过来安慰我,让我给家里面好好说。我本来想给她说,干脆跑去广州软件公司“打工”算了,但是知道秦阿姨又给她介绍了个广州市局的“年轻有为”研究生后,我就说不出口了。(他妈的“年轻有为”研究生咋这么多?) 99年12月份,快要千禧年的前几天,傍晚,我和单位上的几个二杆子在宿舍附近的省体育馆喝完酒出来。在红色年代门口,听见有人喊我“背背儿”。我转身一看,我日!7年不见,是江海!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在“社团”里操出来了,一身名牌,背后跟一帮子幺儿。我们俩紧紧拥抱,然后跑去又大醉一顿,接着疯狂XXX一夜。后来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几乎天天都和他在一起。 江海告诉了我瓜皮的事,说是早就没事了,都去了哈尔滨一年多了。我听了很吃惊,最后终于心一横,在千禧年的那天,拿出几乎所有的钱跑去买了个手机(好像3k多,记不清了)。在晚上跑到宿舍一个无人的空房间,鼓起最大的勇气,给程璐打了手机。她在电话里听见是我,嘻嘻笑。
我问“又扇人家耳光了?”
她说“去!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没脸没皮啊?随便让我扇。。。”
我嘿嘿笑,心里面却很痛。 她突然问“你用谁的手机打的?”
“我下午自己去买了个。。。想在没人的地方给你打个电话”
她立即发飚,大声说“你是不是有病?本来就没工作了还跑去买这么贵的东西!把脸拿。。。你自己扇自己一下!”
我赶忙对着手机扇了自己一耳光。
“声音不大,我没听见!”
我于是再狠扇一耳光。
她笑了“猪,想给我说什么?”
我支支吾吾“我。。。你,你还记得。。。那次我胃出血在西医大住院么?”
她声音一下子变得很轻“记得!”
“我想给你说,实际上。。。实际上是这样的。。。”于是我慢慢的把瓜皮跑路的事情给她断断续续地说了。说完之后,如释重负。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了。我问“。。。你在听么?”
她声音有点咽哽,带着哭腔“你这个猪脑袋。。。你怎么这么傻啊?”
我吓坏了,赶忙说“你。。。你不要多心啊,你现在早都有男朋友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并没有骗过你”
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问“猪。。。你愿意来广州么?”
我再也忍不住,心一横,大声说“愿意!”
后来我们约好,等再过一个多月春节,我给我妈老汉儿解释清楚,然后开春就去广州“打工”。 大年初四,中午,我还在郊县我父母那里。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我问“哪个?”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女娃娃声音说“我是唐怡”我大吃一惊!自从高一分别以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我刚忙问“唐怡,你还好嘛?你。。。你咋会晓得我电话的?”她在电话那头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我和江海在苏坡桥,你能不能赶快过来!” 我赶忙坐班车跑回成都,到苏坡桥时,都已经下午4点过。我推开一个农民房的门,江海坐在地上,靠在唐怡的怀里。他只披了一件羽绒服,里面没穿衣服,肩膀上的绷带上全是血,手里面拿了把仿五四。老子当时就愣住了。 后来当天晚上江海和唐怡在北站因为带着东西,所以没有走脱,被按了。我在第2天初五早上也被按了。自此,直到8月份出来,总共在宁夏街吃了半年的白水煮莲花白。唐怡免于刑事处罚,4月份放了,被她姐姐带着去了马来西亚。江海在6月26日五花大绑去塔子山。死兔儿在没有上绑之前,可以在各个监室打开风门和相熟的告别一下。我从劳动组的风门里伸出手,和他紧紧地握了握。我一直死死抓住不愿意松开,武警上来在我手上狠砸一枪托,“砰”的一声把风门关了。江海在外面对我大喊一声“多保重!”我在里面慢慢坐在塑料凳子上,已经泪流满面。到了11点45的时候(午时三刻),给他在地上点了3根软五牛。。。。 8月份出来后,我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在八宝街上的一个公用电话,打了个电话到广州。程璐的手机已经换号(他们都是用的测试号),办公室电话打过去说是她已经调到到省局了。我接下来打了一通电话,很费了番周折才查到程璐在省局的办公室电话。是个小mm接的,我说“我是程璐的同学,她在吗?”小mm说“不在,去深圳开会了。你有事的话就打她老公的电话啊!”我呆住,心一下子掉到了无底深渊,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她。。。她结婚了?”“都结婚好几个月了,你不知道啊?你不是她广州的同学吧?。。。”我默默地放下电话,一屁股坐在街上,半天起不来。 安顿好之后,我想了半天,给大傻打了个电话过去。他一听是我就大骂“我操你丫怎么回事?跑到北京去了怎么不告诉我?连胖子都不知道!”我茫然,一问,才知道程璐看我过了春节一直没有给她打电话,打我手机根本不通,于是只好给西安的大傻打电话问知不知道我的消息。大傻有我成都家里的电话,打过来后,我家人可能也是觉得难以启齿,就只好说我去北京了(我刚辞职时就偷偷跑去过一次北京,在安易上了半个月班就被老汉儿鼓捣喊回来了)。大傻就给程璐说我已经去北京了,不会再去广州。我默默无语,知道已经完了,永远不可能了。。。。 接下来我妈给了我2k多,说是只能拿出这么多了(打点关系几乎已经把我本来条件就不好的家庭掏空了),也不敢再管我了,随便我去哪里都行。我没有办法,心里面只能给自己默默地说别趴下,是爷们儿就要站起来!后来在东华装了一个月的机,一天挣10来块钱。又在成都一个房地产公司万X作了大半个月网管,工资很低,但是能上网了。于是在Zhaopin.com上瞅准一个机会就跑到了北京一家网络公司。幸好我北京的一个朋友接纳了我,在北航里面找了个地方住,否则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个网络公司我才去了两周就他妈大裁员关门了,我日!不过还是领了一个月的补偿金,还算8错:-) 后来可能是运气,也可能是该我时来运转。2000年12月底的时候终于贡进了PwCC,那个HR mm面带歉意地给我说“你的资历太浅了,所以给你的offer只能是7k。你要有点心理准备,这个可能是在大中国区这个职位最低的薪资水平,你的同事都比你高至少一倍以上。。。”我瓜笑“嘿嘿没关系!我努力!” 那天是北京暖洋洋的冬天下午,我从国贸出来后,一个人叼根烟走在宽阔的建国门外大街上。冬日的阳光洒在我脸上,心情巨爽。我犹豫了一下,决定打电话给程璐。我要告诉她,那个她眼里不成器的男孩子终于混出来了,我终于配的上她了!虽然已经无法挽回,但是,我要让她知道:在95年西安初夏的傍晚,她决定和我在一起时,她的选择并没有错!我拿出手机,给她办公室拨过去,就是她本人接的。但是我却突然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心里面心潮澎湃,猛然醒悟过来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而我。。。最后,我没有说一句话,默默的闸下了电话。一个人静静地走在下午暖洋洋的建外大街上。。。。 程璐后来在2001年就生了孩子,然后紧跟着就离了婚,据李云峰给我说好象是他老公在外面乱搞。程璐拿剪刀在他老公手臂上狠狠划了一刀,然后就要离婚。那个傻逼可能也是怕程璐的老汉儿在系统内整他,也没敢怎么闹,只好离婚走人。孩子程璐留下了,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我也不知道她后来是否又再嫁。 我在北京碰见方雅,在一起了3个月左右。后来她跳槽去上海,就无疾而终了。我们俩本来就不是很合适,在一起的时候也没上过床,也算是双方都还是有个交待吧。后来我又谈过两次恋爱,一次是在PwCC和一个香港过来的同事,一次是一个在网上认识的成都女孩子,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2002年春天的时候,我去深圳出差,把德仔和李云峰喊到一起吃了顿饭。结果吃完了饭我都去了机场,车都过了同乐关了,李云峰才急慌慌的打电话来说:刚才我们吃完饭,他们送我上出租车走了之后,他们两个折回去,竟然碰到程璐带着孩子吃完饭出来。结果是近在咫尺,我也没有和她碰面了。让李云峰和德仔很意外的是,我们都很急切的打听了对方的近况,但是却都没有问对方的手机号。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的,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再去试图补回,可能只会打乱双方的生活,所以,我们都选择了不再联系。但是,在我们俩心中,都会永远记得在西安的那四年纯真的日子,那段一起走过欢乐、悲伤的日子。虽然逝去的日子不会再来,但是我们的青春已经可以无悔。因为一个成都男孩和一个杭州女孩,彼此深深的相爱,一起走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 你对我说过你是执迷不悔
沉默地和我过着漫长的日子
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刻着
你我的名字
在那个寒冷的季节
只有你给我温暖怀抱
所有的人都逃避风霜
只有你陪我一起唱歌
。。。。。。
《让青春继续》第一季《初恋故事完整版》全文完 ps:小弋,爱情来得不容易,我们要珍惜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