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虎”风波成因分析 作者: 30 十二月 2007 时间: 23:56 and have 没有评论

    笔者对“华南虎”的照片风波本看得很平淡。因为此前类似的,更有甚于此类事情很多。什么看到野人了,拍到UFO了,录到水怪了……等等,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但为何 “华南虎”照片会惹来如此大的反响呢?当我们以公平的心态去换位思考这件事的前后 
过程,从“华南虎”照片出现、真伪鉴别,到镇坪县、陕西省相关部门所给予的重视,以及按照正常合理的行政程序所采取的措施……可以看出,有作为的行为被误解为无所谓的行为,一片为民情怀被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价值观、道德观以及行为准则标准去衡量别人、判断别人的人曲解,由此演化成一出不该反生的“社会闹剧”……  有朋友常问我,对于“华南虎”的照片风波你为何一直在沉默呢?
  笔者起初对“华南虎”的照片风波本看得很平淡。因为此前类似的,更有甚于此类事情很多。什么看到野人了,拍到ufo了,录到水怪了……等等,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就说国庆节前吧,不是新华社还发过通稿,说某地拍到了“水怪”吗?但大家看完录像仅仅以笑了之,所以一直在“静生”。
  而后来发现,本来一场“片断剧”,却被无为地炒作成一出“社会问题综合闹剧”。周正龙拍到“华南虎”这样被炒作、被鞭挞、被辱骂、被讽刺,甚至被个别媒体与腐败、与政府公信力相联系、乱加猜测和指责的现象。“华南虎”照片惹来如此大的反响,是笔者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人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狭义的东西外延开了,剧情在“导演者”手中分出了许多情节,变得捕风捉影,扑朔迷离起来,一时间让我们这些观众走入了迷惘,大脑的思维变得恍惚迷茫,所以也就在静观其果后而生悟了想发表一点感慨了。但怕写出来惹来一些不理智的网友的骂声,怕写出来让一些敏感之人胡思乱想,怕写出来让一些多疑症患者病情加重,所以迟迟也没有动笔。
  还好,此剧的神秘已经没有新鲜感了,导演的本事也黔驴技穷了,该收场了,谈点看法也就很自然了

  沉静下来思索后,笔者认为“华南虎”风波成因有以下几点:

  其一,专家一致认为的已经灭绝的野生“华南虎”突然重出江湖,这本身就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些年,随着社会公众对环保意识、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增强,对在镇坪县发现了野生“华南虎”这一濒危动物的新闻,其关
注程度之高可想而知。当周正龙以及相关方在发布照片过程中又多少带有一点神秘的色彩,因此造成社会一些人的怀疑、质疑也实为正常。一张照片即便是大家都公认是真的,也很难以此断定野生“华南虎”的存在,更何况大家对此照片又产生了歧义,所以引其争议也实属正常。这说明社会公众对“华南虎”的关注,对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增强,也折射出人们渴求野生“华南虎”真实存在的诉求心理。这种针对照片真伪的学术争论,笔者认为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学术上的争论,使技术范畴层面的问题,应该提倡和发扬。

  其二,陕西省林业厅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态度,在照片出现歧义中被曲解了。在本区内,发现“华南虎”以及“华南虎”的重要性,这样的事作为该省林业厅肯定不会漠然置之。媒体表明,林业厅迅速组织省内著名权威专家进行鉴定、鉴别,并及时上报上级主管部门,这种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理应得到我们尊重。反言之,如果林业厅像拍到野人、水怪那样仅仅当成传说、笑料,将“华南虎”一事置之度外,那时,我们又会如何去评价林业厅的行为呢?

  笔者认为,在对待“华南虎”这件事情上,陕西省镇坪县林业局、省林业厅也许有些做法还不周全,让我们产生过歧义,但其出发点和做法,会让我们感到,他们的行为是有所作为的。

  笔者之见,我们可以对其鉴定的结果产生质疑,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产生歧义就因此否认了那些鉴定专家的有作为,也不能因此而否定了陕西省林业厅对工作的负责态度,更不能因为我们的过分敏感和联想而去乱加猜测,甚至扣帽子、打棍子,与腐败、贪污相提并论,报道中可以看出,因为他们是为陕西林业、为保护华南虎、为发展镇坪特色经济为出发点,不是为个人利益,这种行为、动机是值得我们钦佩的,我们不能抱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态,去鞭挞他们。

  如果以对待野人、水怪的处理方法,实际在对待华南虎照片问题上,作为林业厅鉴不鉴定也本无可厚非,因为毕竟类似事情大都没有过鉴定的先例,但林业厅组织专家鉴定了,只能表明其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

  我们都清楚,对照片的鉴定毕竟不是实物的鉴定,因为专家学识不同、水平不同、专业不同、视角不同,经验差异,也许很难得到准确的鉴定意见,也会出现百人百看法,即便有一万个专家认为照片是假也并不能断定虎的不存在,即便一千个专家鉴定照片是真,也不能从此断定虎的存在。可见在对待照片问题上,笔者认为,围绕照片真伪争论不休没有其现实的意义。

  其三,个别专家与媒体的炒作和错误引导使照片真假风波出现外延化迹象。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对于照片真伪的鉴定,在我们国家也许还是第一次,鉴定就有可能成功或者失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陕西省林业厅做过了,做了第一个吃螃蟹者,惹来非议也属正常。

  对于他们的鉴定结果,我们可以存在异议,但我们不可以囫囵吞枣把他们的行为一棒子打死,把他们良好动机和目的当成了驴肝肺,乱加猜测和批斗。更不能把个人产生的歧义,与社会个别领域或者行业存在的造假、腐败行为相联系,去糊加指责。

  无可否认,在这场照片风波中,有的专家、学者陷入了机械主义的死胡同,把自己锁在了纸上谈兵的屋子里,闭门造车,道听途说,乱加猜测,忘记了科学研究田园采风的重要性,在某些方面还不如记者懂得亲临现场,去感受和观察。更有甚者,个别人已脱开了专业探讨的范畴,凭主观意志,片面地将问题扩大化、复杂化,成为八卦新闻的制造者。这样的态度对待学术问题,其观点即便再有说服力,也会让人生疑。

  无可否认,在这场照片风波中,有的媒体所发表的言论、所发表的见解,已经超出了照片本身的科学性与否的问题,出现了文革时期的文攻,乱扣帽子、打棍子,分不清何谓有作为,何谓无作为,把自己宛然当成了街头的侃爷,黑白颠倒,横加指责,仿佛要将一次鉴定结果的异议引向一场社会问题的论争,引向一场网络上的大辩论,引向对政府公信力的质疑。更有甚者,个别媒体还乱加评论员文章,把个人的观念引向代表本社的观点。这种将问题扩大化,延伸化的言论,忘记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将自己混同于一般的网友了,这不利于科学发展、共建和谐大业。

  把本来类同于发现“野人”、“水怪”等同类型的新闻,在网上引向一种社会问题去乱加联系,乱扣帽子,这种现象的出现,应该说与个别专家、媒体的错误引导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原因。

  其四,对农民的歧视观念,也是造成对照片质疑和争论的关键。周正龙是一个猎人出身的农民,许多人对其有没有能力、有没有水平拍照提出质疑,也有人对其身份的可信度产生怀疑,许多人在怀疑的眼光中对周的行为产生疑问,甚至怀疑周的行为是别人的抢手。且不说照片的真伪,就说产生此种思
维判断者,不仅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而且也陷入了主观主义的多疑之中,否认了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创造力。

  的确,现如今也许是科学家太多的缘故,往往会否定了普通百姓在科技领域的作用和价值。在一些人眼里,专家就是圣旨,有时候放个屁也是香的,摄影评判权成为摄影家的专利,科学研究权只有是科学家的专利,由此会对周正龙这样身份的人,断然去否认他们的才能、学识、能力、思维,这是对新时期我国农民的误解,也是对我国农民的歧视。人民群众永远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科技成果的创造者。稍对社会有所认识的人,都会明白在许多科研界像吴吉昌这样的农民科学家在我国乡村无计其数,他们在实践中解决了许多专家们研究了一辈子都未曾解决出的科研难题,这足以说明他们的聪明才智。人民群众永远是历史,包括科技史的创造者。

  无论怎么看,对出自周正龙手中照片真伪的鉴定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了,重要的是能否在镇坪找到虎,在镇坪寻虎,镇坪可能有虎,这或许是社会应该关注和关心的事情。

  透过现象看本质。让我们静下心来,闭目回忆整个风波出现的前后过程,让我们以公平的心态去换位思考这件事的前后过程。笔者认为,一切没有带变色眼镜看问题的公民,不难发现,陕西省相关部门在此次发现照片问题前后的处理上,没有纰漏,也没有出现失职和越级行为,似乎是按部就班,按照此类问题相关规定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其动机、目的和出发点,也没有迹象表明,他们带有任何的个人利益。恰恰相反,从媒体所报道出的一些新闻看,此次“华南虎”照片出现、真伪鉴别,到镇坪县、陕西省相关部门所给予的重视,以及按照正常合理的行政程序所采取的措施看,陕西省相关部门却怀着对濒危野生动物高度重视的保护之心,怀着“心系山区、心系百姓”振兴地方经济的为民情怀,在忍受着巨大社会一些公民的猜疑、扣帽子、打棍子的不理解压力,在默默地、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工作着……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相关部门官员的工作动机是自私的,带有个人利益、家庭利益在奋斗;也没有任何行为表明,他们的工作流程、工作态度有违规、失职、渎职或者一些公众所误加的“腐败、舞弊”等行为和迹象。从此风波开局到过程,让我们感觉到,陕西省相关部门一直在按照正常的工作程序和流程进行着,甚至在大家质疑的某些问题上还敢于站出来承担责任,这足以说明他们的有作为。有谁又能够证明和说明陕西省相关部门在工作动机、流程这里面存在着舞弊行为呢?如果换成我们呢?难道就像现在这样喊叫去行事、工作吗?

  笔者为此而感慨,而动容,这样的工作态度,这样的为民情怀的官员,却得到一些人的误解、不公平的猜测,甚至诽谤辱骂,我们的眼睛难道真的患有白内障了吗?我们的思维难道真的走入狭隘极端了吗?我们的良心难道被邪念吃光了吗?

  在社会生活里,也常常听到,有人把雷锋的行为叫做“傻猫、疯子”,有人甚至把白求恩、张思德、董存瑞、刘胡兰、焦裕禄、孔繁森等为民精神都在肆意曲解、都在加以讽刺挖苦,都在以自己的道德价值标准去猜测、去肆意贬低,在这些人的眼里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分不清有作为者和无作为者的界限,分不清社会的
责任与义务,在其眼里只有黑夜没有光亮,凡事不加思考一棒子打死,遇到问题兴风作浪唯怕天下不乱,实际已经沦为问题的奴隶,这是一种悲观失望的情绪,是一种个人利益占满五脏六腑的病态,需要脱胎换骨去医治了!

  在此次因照片鉴定真伪现象出现的风波中,这种人也同样在发病。有的甚至病得不轻,已经陷入了找不到打开白天大门的钥匙,在黑夜里整天疯一样地呐喊:“我要打开白天的钥匙,给我一片走出迷惘的田园吧”。这种理念、心态和思维,折射出在社会转轨过程中,一些人的思维理念和道德价值观的沦丧,也反应出一些人惯用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价值标准去衡量别人、判断别人的极端自私心态,更反应出个人主观主义的作怪已让一些人失去了价值的尺度和道德的水准,不会也根本无法去鉴定何谓有作为,何谓无作为,沦落为缺少大局观念和社会责任感的奴隶,这些现象正在侵蚀和影响着我们的社会各个方面,不能不擦两眼睛看透本质。

  此次风波也告诉我们,在科学发展、共建和谐的大业中,加强价值观、道德观、人生观教育的重要性。

  笔者作为一介草民,没有权利去评价照片的真伪,但通过这场论争,笔者非常钦佩陕西省林业厅的官员,欣赏关克的聪明和智慧。

  在这场论争中,笔者感受到林业厅的官员的出发点是为公的,他们并非为了个人利益在奔忙,而是为保护野生动物,振兴镇坪特色经济在努力着。为了野生动物、为了陕西林业、为了镇坪发展,他们这种忍辱负重,忍受着不理解者的辱骂和诽谤的为民情怀,值得我们尊重和学习!

  无论最终能否找到虎,但陕西省相关部门抓住了周正龙所拍到的虎照的契机,让偏僻落后的镇坪知名度陡然大增,这为未来镇坪的旅游经济发展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们的动机和行为符合当地老百姓的利益。笔者为镇坪县领导、林业厅领导以及关克的为民服务意识、公关意识、宣传意识而钦佩,衷心祝福镇坪好运!

  不过,当镇坪林业经济、旅游经济腾飞的那一天,可别忘记有一位有功之人,那就是科学家傅得志先生!祝陕西好运!祝镇坪好运!祝关克、傅得志先生好运吉祥!

  “不打不相识”。笔者相信,未来关克先生与傅得志先生肯定会成为林业事业上的好朋友,我们期待着!(2007年11月28日于北京,作者为工会博览杂志社执行主编)

艾君 刊发时间:2007-11-30 05:44:00 光明网-光明观察
http://guancha.gmw.cn/content/2007-11/30/content_704018.htm

发表评论